<ins id="rnpfn"></ins>

    <ins id="rnpfn"></ins>

      <var id="rnpfn"><i id="rnpfn"></i></var>

        <em id="rnpfn"></em>
          <var id="rnpfn"></var>
          <menuitem id="rnpfn"><noframes id="rnpfn">

          <mark id="rnpfn"><i id="rnpfn"></i></mark>
          专访丨导演谢飞:网络营销方式,将更深刻地影
          分类:网络营销 热度:

          尽管早已从北京电影学院的教学岗位上退休,但用“退而不休”来形容谢飞导演,可谓恰如其分。
          有报道称导演谢飞,“或许是2019年全国各大电影节和影展最常出现的嘉宾面孔之一”。文章列举仅2019年在国内,“他参加过北京国际电影节、上海国际电影节、FIRST青年影展、平遥国际影展、海南岛国际电影节、民族电影广州展映等多个电影节展。而在国外,他也参加了许多可能并不太知名的国际电影节展?!?br />谢飞导演接受澎湃新闻专访是在2019岁末,民族电影广州展映活动期间。至于教职,他告诉记者,自己还有一位匈牙利学生,在读博士的论文没有过,其他已没有挂碍。
          展映闭幕当天放映了由谢飞执导,根据张承志同名小说改编的剧情片《黑骏马》。而在放映前,一段38分钟的纪录片《我们的钢嘎哈拉~<黑骏马>:二十三年后~》先就把众人的回忆带到了蒙古国辽阔苍茫的草原上……在现场交流环节,谢飞回顾了彼时找到这笔电影投资的不易,“后来我问香港寰亚的老板(投资人),你怎么会投钱给这么一个很没有戏剧性的蒙古族题材的电影?他说他把《黑骏马》这个小说拿回去以后,找到了许鞍华,让许鞍华看看,这小说怎么样。第二天,许鞍华就回复说,这个小说太好了,她看完哭了一夜,‘谢飞导演只要那么点钱(一百万人民币),你们为什么不投?’”

          专访丨导演谢飞:网络营销方式,将更深刻地影

          《黑骏马》海报
          彼时的中国电影正处于发展低谷,现而今已然成为全球第二大电影市场。2019年,中国总票房收入高达642.66亿元人民币,创历史新高,但拍文艺片和文艺片导演的境遇依旧是个话题。对于那些有志向当导演的年轻影人,谢飞给出的建议是,“未来的电影,特别是文艺片,编导合一是一个大的趋势,如果你想拍有价值的有文化的影片,你自己要有写剧本的能力?!?br />长者谆谆,但谢飞对于具体的电影作品则并非都是一味肯定——不同于现而今不少国产电影首映礼上,影片放映后往往要请上一众同行背书,而大家也往往齐齐表达惊喜,稍后还要在各自的社交平台上延续这份祝福。谢飞事后在豆瓣上给出的影片评论,往往才会真正让影迷和观众觉得“惊喜”。比如在展映交流会上,他就对毕赣的电影《路边夜餐》表达了不以为然,“长镜头40分钟,可是那个故事说的什么呀?然后思想是什么呀?这样的作品可能会出现短时期的轰动,大家也承认它形式上的创新,有价值,但是它不是一个能够留得下去的作品?!?br />如果说电影节上走红毯,当评委和嘉宾,是对导演谢飞业界地位认可的延续,亦是中国社会“崇老文化”的一个表征。年届77岁,“玩抖音的豆瓣影评红人”谢飞,和同辈乃至后辈比他年轻得多的电影人,年纪轻轻就显出“耳顺”之相着实不同。2020年,谢飞第一次补追网剧,在豆瓣上给了《庆余年》四颗星,并称“流媒体时代到来了!”而就在发稿前,笔者又接到了一则采访邀请,情人节档上映的电影《抵达之谜》,“有没有兴趣采访影片监制谢飞老师?”

          专访丨导演谢飞:网络营销方式,将更深刻地影

          导演谢飞
          【对话】
          “金鸡奖改为一年一评是好事儿”
          澎湃新闻
          :2019年年底,你参加了印度克拉拉邦电影节,能否先谈谈见闻?
          谢飞:我参加印度南部克拉拉邦的克拉拉国际电影节,这个电影节已经办了24届,是印度国内几个较大的电影节之一,也是办得最好的一个??死钍芙逃潭仍谌《仁亲罡叩?,识字率达到了90%,印度很多地方识字率也就百分之二三十。我在2014年时去当过一次电影节评委,这是第二次去,很惊讶于电影节的观众之多,还有他们对于艺术电影的理解度之高。今次电影节放了200多部电影,2019年全球的佳片几乎都包罗在内,而且票价很便宜,通票票价相当于100块人民币左右。奉俊昊的《寄生虫》放映前,场外排起了长队,甚至有人因为抢不到票而大打出手。
          澎湃新闻:近些年来全国各地西宁、平遥、西安、三亚,涌现了很多影展、电影节,我注意到你近些年也多有出席,请谈谈见闻和感受。
          谢飞:国际上看,电影节在上世纪二三十年代兴起,到六七十年代达到高潮,就是作为对商业院线的一个补充,那时候只有拷贝一种反映形式,艺术电影、小众的实验电影可能进不了院线,就拿着拷贝到电影节上放,这样那些在文化艺术上有价值的影片才得以崭露头角。电影节就是要放文艺片和民族特色的影片,商业片用不着在电影节上放。在我成长的时期,经常有一些各个国家的电影周来华放映,让我得以接触到印度电影、阿尔及利亚电影、埃及电影等。
          电影节的本质是一种文化交流,它是非盈利的,是为了真正的电影爱好者而办的。我们现在把电影节当成一件新鲜事儿,以前不让搞,现在哪儿都想搞,但一定要明白,电影节不是为了给官员创造政绩,搞自我宣传的。就我这些年的所见所闻,国外多数电影节都是民办的,有些电影节办得特别好,对所在城市的旅游业带来非常好的影响,政府就会拨一些文化资金来支持,但没有全部由国家出资去办电影节的。中国现在几大电影节,省市政府都花了大钱,这个钱花得值不值?是不是把电影节作为一个面子工程去搞了?这些都是要反思的。我以为,电影节还是要以民办为主,靠举办质量赢得社会声誉和业界影响力。另一个,我注意到国际上几大知名电影节的艺术总监都是相当稳定的,他们热爱电影更了解电影,选片经验也十分丰富,这都是我们要学习的。
          我担任过一届西安丝绸之路电影节的评委,非常不高兴,放了几百部影片的电影院基本都是空着的,我觉得这是在花冤枉钱,很多人做了那么多准备工作,到头来没人看电影。海南岛国际电影节第一届也有这个现象,2019年稍好一点。第一届因为安排了9部京剧电影,当时观众也是寥寥无几,有年轻观众进场看《霸王别姬》(2014年,滕俊杰执导,尚长荣等主演),没一会儿跑出来要求退票,说不是张国荣演的。其实海南有很多北京和东北来的退休老人,如果能把这些人能够召集起来看京剧电影,怎么能说没有观众呢?所以放电影一定要认真去组织观众,不要浪费纳税人的钱做一些表面功夫。
          澎湃新闻:作为曾经的中国电影家协会副主席,对于2019年第28届中国金鸡百花电影节宣布之后中国电影最高奖、金鸡奖将每年一评有何看法?
          谢飞:我当副主席的时候,不知道哪个领导觉得评奖太多,把金鸡奖评奖改成两年一次,由此百花奖也要跟着改。影协很重要的一项工作,就是举办金鸡百花电影节,采取到各个城市轮流办的形式。后来我们就想了个主意,一年金鸡,一年百花交替,这样年年都有电影节。但这样一来,评的电影便是两年间的,评奖本身就成了炒冷饭,所以两个节都越来越不成功。
          就这个事儿,我打报告给中宣部,说明并没有具体文件,说必须要两年一办。如果不改变,变成一年一评,金鸡百花电影节的权威性就没法保证,正是因为这十几年金鸡百花奖改成了两年一次,内地很多优秀影片都被中国香港的金像奖和中国台湾的金马奖抢了先,这样等于说我们主动把话语权让给了人家。现在改为一年一评是好事儿,是科学的。
          上一篇:淳中科技(603516):营销网络优势凸显 加码芯片自主可控 下一篇:肺炎疫情催热网络卖房 加速房企营销数字化
          猜你喜欢
          各种观点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
          ? 赛车公众号